那一夜,爱欲如洪水猛兽将我吞没

文字:禅小岩我病了,发烧,低烧,咳嗽,一直的咳,估计会咳出肺炎来。晚上12点下班,一眼的泪,走到十字路口,给冯全打电话,希望他能来接接我。冯全的手机一直被占线,当我不停的拨号,拨到手指发酸,而后换来了他的直接关机。冯全,依然在恨我。夜,是寂寞的,黑暗中的寂寞,显得特别的孤立,如一幅肖像,矗立着,岿然不动。而此时的我,像无数块破碎的玻璃,掉了的边渣碎沫,鲜明的横躺在一块,却无法用502胶水拼凑愈合,全身如散了架!我想起了我们分手的那个早上,抱住他,近乎于哀求,“求求你,别离开我,好不好?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真的,都可以。只要,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努力,狠狠的努力,让你喜欢我的,只求你别离开我。”他还是甩开我的手,摸着我的下巴,那眼神是什么表情,是酷似冰冷的愠怒,还是黯然虚无无法摆脱的消遣,抑或是一种熟稔的表演,包括在时光里旋转跌宕的伏线……这一切都因为,他的嗅觉。他像条狗,嗅到了我出轨劈腿的预兆。他嗅到了男人的体味,更准确的形容说是,那是一种野味。直到卫生间里他发现了一个男士的内裤,我瞬间变得百喙莫辩,看着他,摇着头,神经的絮叨:听我解释,听我解释,一定要,一定要听我解释。冯全愤怒了,他以为我背着他偷了汉子,其实不是这样的,那真的是一场误会,是误会。 1/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