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没有一个人,一直在你的梦靥里嬉笑,当你想触摸她红晕的脸庞时,却发现自己已在万丈红尘之外了。有没有一个人,一直在你的耳畔轻声呼唤,当你回首想追忆过往时,她已流连在别人的梦里,不知回返。有没有一个人,一直在你的心底沉淀你的
你冷冷的离开那一瞬间,我手中的玫瑰心碎了,两滴心酸的泪水从目送你远去的背影中倏然滑落,被苦泪淋湿的错觉使我一片茫然,黑暗中我失去了方向,慢慢地点燃痛苦,蹲在你离开的地方,独自伤心欲绝。空气的四周还蔓延着你的气息、你的香味
"最初,唯有时光记得。最后,只剩我孤独离场。转眼,青春散场。原来,还是会寂寞。"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慵懒,那么宁静。斜斜地洒在书页上,书中的字刺痛了我的双眸。氤氲的雾弥漫了眼眶,我无力,眼泪划破眼角,冰凉。指尖划过眼尖,我
生活说好也好,说坏也坏,在忙碌中,焦虑中度过,这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;我知道害怕并没有用,必须接受生活的考验,自己的考验才能够成长为合格的人;在辛酸背后我不会向谁述说,因为谁都会经历这段路程,最可惜没谁陪我一起行走,难免有
熬过一个冬天的冰封,顶着泥泞的春泥,迎着风雨,奋力向上,生长!只为那一刻的绽放!是的,你是花,你绽放,不为谁,只为心中的那份热情,那份坦然!纵然是凋谢,也留下溢散的清香,相思的落红。佛说:“一花一世界”。如果非要强加这个
雅安,加油!雅安,挺住!雅安,雄起!天灾无情,人间有爱!让我们众志成城,共赴难关!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天灾,打赢这场无情的战争。灾难面前,我们心连心,只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。雅安,加油,中国,加油!我们永远在一起!4月20号
(1)向晚的风微凉,绵密的雨丝飘坠,我安静地穿过广场,未打伞,蓊郁的桂树下,清香缭绕。广场正举办车展,如火如荼的场景蔓延在薄暮的尘烟里,我看不见车展上笼罩的喧嚣,我也看不见那三五成群的人们如何停伫如何徘徊如何谈论,我只知
家乡有句俚语:“拜年拜到初七八,几块肥肉打了滑。”(“滑”是说肉开始变质时表面那层白腻的粘质)虽然这只是物质匮乏时代的见证,但却足能说明,年过到初七八就已近尾声了,拜年已基本结束。初八了,女儿已踏上了返校的旅程,家中也一
我、不倾国、不倾城、只倾我所有的、你要的温柔我给不了、我只是个开心就笑、伤心就沉默的坏小孩;这么多躯壳、我饰演不了你要的、因为我只做我自己、我就是这样。喜欢的就做朋友、讨厌的就bye by~e可惜我不是你的专属、更不会为
往事在风里飞扬,心在时间的空隙里荒芜,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欲把天掀起而莽撞的女孩,岁月消化着我的容颜,尘世纠缠着我的心间。慢慢的模糊着驾着南瓜车的王子,搁浅着漂亮的水晶鞋,说是爱情 只是一场镜花水月,镜破水荡,或许不会留下一
题记:寒风冷雨竹横斜!层层叠叠,无语凝噎,竟如此人间。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听着阿桑曾经给我们留下的那些忧伤的歌曲,独享一个人在这深邃夜里的寂寞。细数沉淀在岁月里留下的沧桑,阵阵微风轻拂,恍若梦幻,平添了一分伤感、一分惆怅、一
只是偶然,只是瞬间,在那不经意的心跳之前,珍藏,遥远的遥远中。只是偶然,只是瞬间,在那不经意的心动之后,回味,遥远中的遥远。—题记夕阳的余晖倾洒于潺潺水流,映着近处宁静而唯美的暖色风景,清晰透明。如果,时间可
一、有一把锁,是我许下的心愿,在那潮湿的清晨,轻轻扣起---我曾试图淡然,用尽心思,怀念 再遗忘--然后又用尽力气搜寻---才发现,除了反复,只剩忘却--那颗在潮湿里留下露珠的心,想铺上柔软的阳光,却始终觉得不够明媚灿烂
校园里的那棵夹竹桃树开花了。虽说五月正是也就是它们的花季,可是,却难有能像它们这样,开的那么突然,那么繁盛的。好像事先密谋了很久,只是在某个夜里突然做了决定,于是在第二天早上,便有了这满树盛开的,洁白的夹竹桃花了。我不知
生亦是死,死即是生,先生先死,先死先生,一个轮回就是一个人生,一个人生就是一个故事 ,一个故事 就是一个过程,只是,过程各不同,结局却相同。生不如死,死亦如生,自然而然就在过程中演绎。(一)有一种痛苦的形式叫做生不如死,
同样的月光同样的清冷……“呼呼呼……”夜色下寒风飕飕,在这冬去春来之际,我站在窗前与往常无异,俯眼望去、静看万家灯火犹如点点燃起的焰火,让此时孤独的心灵有了一丝温暖,或说是一丁点的安慰。“叮叮叮叮……”小桥流水般清脆的声
2013年11月10日,雨,在这个深秋里下了整整一天。有时,能听到它嘀嗒嘀嗒,碰撞物体的激情,有时,能听到它沙沙的温柔,有一半的执迷不悔,有一半冷静,我看着听着想着……我说:“亲爱的,我这里下雨啦!没有阳光,你那儿有吗?
小时候,常常嬉笑着要与伙伴玩闹。想来实在是幼稚可笑,可如今,却也不能在这样自由了罢。曾经,也不过是戏耍着度过了童年,记忆中满是模糊的欢笑。再回首,空荡无人的房间内,物是人非。一直以来,我念着的朋友们,都去哪里了呢?我分明
美丽的鱼儿,你是从哪里来到这一汪小小的水洼,你难道不知道这只是崖壁上浸下来的一小潭清水么。这里没有四季长流的源头,没有通向河里的沟渠,旁边只有一条延伸的很长的火车的轨道。你是贪恋这里的清凉么, 这确实是一滩清澈的水洼,太
从不曾将网络视为挚爱,但是却不得不在每个夜晚感慨,复杂的生活就像盘零散的棋局,我们也许是白子,也许是黑棋,从来就没有人配的上博奕者的称呼。而我,是信仰生活的,同时,也尊崇着缘分。我有两盆盆栽,一盆在家乡,叫做勿忘我,一盆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