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,我们爱过的男孩

其实每个女孩子,在我们一路走来的岁月里,总有些男孩子,在越来越模糊的记忆里,却依旧在对我们明亮地微笑。

——题记

现在,学着去遗忘,躲开,有你的地方。

这是以前很喜欢的歌手的一首歌中的词。记得在那时,我们总是听这样的声音,昼夜不息。女孩们在那时,都还在十八岁之前的时光里穿梭,以不让人发觉的速度从梧桐林中穿过落下年轻的身影。

那时,我们爱着那些男孩。

他们干干净净,简简单单。他们穿着白色衬衣,灰旧的水洗蓝色牛仔裤,沾满泥泞的白色球鞋,一张张单薄的影子被阳光照得好亮——仿佛光线从他们身体里生长出来,晃得整个世界都眉开眼笑了。

我说,那时的我们,也好喜欢好喜欢他们。把瞳孔当作相机在他们经过的瞬间飞快地按下快门,然后照片就一张张洗出来存放在脑海深处。

无论晴天,望着天空发呆的时候,还是阴雨,趴在课桌上午睡的时候,都喜欢把那些无规则放在脑海的照片拿出来,仔细翻看。他们的喜,他们的怒,他们的嗔,他们的怪,像电影一样在自己的依偎的小角落里放映着。

墙角的时光发出微微的叹息。叹年少,我们可以这样放肆地爱着。

哪知一个转身,我们便都走进了十八岁。那是在怎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崩落之后留下的断壁残垣。

散发着青草味的香草时光就这样一夜间化为荒芜。一切都该从头开始,一切都该抛向虚无。

于是那些我们狠狠爱过的男孩,也就这样,不见了。好多年过去了。那些偷偷爱过他们的日子,远得像是我们没来过一般,虚妄缥缈。

当我们在渐渐荒乱的世界站稳脚跟,无意间又回过头,瞥见那时,心中竟不知是该温热还是该寒凉。

同班同学在讲台上用吞吞吐吐的英语讲述着她的初恋,看着她慢慢红了的眼眶,晶莹的泪滴在瞳孔中闪烁,像自遥远的洪荒里流淌过来的一涓温柔细水,竟也让自己的心跟着湿润了。

悉心的人递上纸巾。她说:“BetweenmyfatherandheIchosemyfather。ButheneverknowhowdeeplyIlovedhim。”

最后,她微笑着回到座位上,眼中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。

我想,原来每个女孩的心里都藏着那么美好的一段爱恋。或许曾牵过手漫步在幽幽校道上,也或许连那一句最起码的“我喜欢你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,我们就错肩而过走上各自的旅途。

或许,就像老师后来说“Maybeyoudidn”treallylovedhim。”

或许吧,或许我们真的不那么爱他们。可是,谁在青春里经得起岁月的晃动,谁又能为此承担起什么来?

我们嗅着泥香,踏着青草,在悠悠生命里简单地爱过那么一次,又有什么错呢?哪怕最后我们没有白头,没有天荒,没有地老,没有海枯,没有石烂。我们只不过是爱过那个人,并且为之付出了时间,乃至世界。

走了有多久有多远?渐渐忘了当初彼此的模样了吧。

亲爱的女孩,即使我们走了这么久这么远,即使我们对那些我们爱过的男孩的印象所剩无几。但当我们转过身回头看的时候,他们仍旧明眸皓齿,在对着我们明亮地微笑呢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