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居江南亦有些许年头,江南的雪亦如我的爱情 ,何时来,是轰轰烈烈?是轻描淡写?皆参入或多的未知!也曾有过几次的不经意,或者是又仿佛应是注定,来去间,让我的每一次经历疲惫隐痛!似乎总有一份执着、似乎总有一份期待,渴望雪能如
我与你相识在那个喧嚣的校园里,因着你的安静,因着你的善良、简单,我与你越走越近,不是因为无意,而是因为刻意,我想让自己变的明媚些、快乐些,而那时的我却是压抑的、落寞的,这是我从不愿向人提及的过往,甚至是我自己。你用你的坚
人生没有彩排,每天都是现场直播。遇见了你爱的,不爱你的,你痛苦。遇到了爱你的,你不爱的,幸福中却带着痛苦,有时只需要记住他(她)爱过您就好。作为想要幸福的我们一定要作出选择,选你爱的,而且爱你的,你才会幸福.假如你爱上一
“在寂寞的风中,我们悄悄长大了,踩着青春的尾巴,遗忘美丽的童话,在浩瀚的书中,我们悄悄长大了,走过了懵懂的似水年华……”青春的盛宴太过美好,美好的让人忽略了苦涩,觥筹交错中,麻木了情感 ,亦或只是想要逃避--我们都是胆小
沧海月明珠光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——《锦瑟》生命到底有多长,我无法丈量;人生到底有多宽,我无从测算;岁月到底有多重,我也无法计算。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有记忆,也不知道
【你是世间最暖的书】那时爷爷有满肚子的故事 。也曾一度以为爷爷一定看过许多许多书,要不怎么一开口都是那些让我们流连的传说掌故?最喜欢夏日的夜晚,家人都坐在院里的老榆树下,微凉的风从每一片叶子上滑落,爷爷的烟袋便点燃了满天
指尖流年,遇你如幻。流年划过指尖,不经意间,竟已到了传说中的“世界末日”——2012 。没有太多的恐惧,亦没有过多的遗憾。美国作家巴斯卡利亚说:“昨天已经成为过去,你对它已经无能为力了,但昨天依然
成长→成熟。我们已都不是那么天真单纯的我们了。但我只是想在我还能够单纯和天真的时候去看看。只是去看看,去看看而已。在成长里的那段漫长而艰涩的岁月。——题记轨道。列车。月台……我经常会恍惚
很多人想象中的爱情 必须是经典、激情、浪漫,充满诱惑且让人感动,还希望让这份爱情 永恒,能地老天荒。但是,这毕竟仅仅是我们的一相情愿。是当今文学 和其他传媒的推波助澜误导了我们,在我们懂事的时候,它就开始把我们的爱情 观
夕阳渐渐褪去,西风慢慢起来。就像一首诗里面写的,“习惯在工作之后,爬上顶楼顺着家的方向望着雁阵夕阳”。叶落了,秋就乘着落叶来了。秋来了,人就随着秋瘦了,随着秋愁了。但金黄的落叶没有哀愁,它懂得如何在秋风中安慰
时光撷着悠闲的姿态,迈着轻盈的步伐,走过粉墙黛瓦,走过寂寞繁华,走过成功失败。2013年即将从指尖悄然无声地滑过,回眸,往事里涌动着丰盈,岁月中氤氲着冷暖。这一年,没有太多的精彩,也没有太多的豪迈,更多的是如白开水般的平
天很蓝,阳光很暖,我屈膝坐在地板上给你写信。桌子的一角,放着你的照片。上面的你眼神干净,面容清秀,风轻轻吹起你衣衫的一角,照片中的你明朗地笑着。就是这张旧照片,如三月惊蛰的雷声,惊醒了流年还有流年中和你有关的旧事。于是,
一见钟情真心爱他俗话说,强扭的瓜不甜。如今,对这句话我是深有体会,何止不甜,真真是满心苦涩。5年前,我和老公易楠通过相亲认识。对这种方式我不排斥,但也没有寄予太大希望,更多的时候是抱着多交个朋友的目的去见面的。那时才24
毕业辛酸史初中毕业了,回首逝去的日子,在校园里与同伙们嬉戏打闹,玩疯弄愚,现在想起来的确很烂漫。可人生必然要经过几个驿站,而每个驿站即意味着新征程的开始,更意味着一段的结束。回望一路走来的青春风景,并不总是明媚纷呈,它也
十月,落了一地的风,落下一阵阵的凉。有些俏皮的脚步声,顺沿着一路匆忙,招惹着花枝摇曳。又是个冰冷的夜,偶尔拨开窗的帘子,偶尔灌进来的风也冻的打颤。城市的夜空远是昏沉的,不够黑的本色,不够空的纯净。满地的灯火迷茫,满街的纸
2013年8月26日星期一,9:10我到达了长沙黄花机场,我到处找着免费的电话,因为我想让你知道:我回来了,我回来了。当电话拨通的时候,我听到你的声音,我心理又是高兴又是心酸,你说:我在北京开会,不知道开多少天。我说:好
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那是七十二战,无一不胜的楚霸王。他力拔山兮气盖世,破釜沉舟,攻破百二秦关,结束秦的暴政。然而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纠缠。自刎于乌江江畔。他说,无颜见江东父老,他说,虞兮虞兮奈若何!可是,奈若何
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孩子是在高二。那时他是我同桌,从最初的讨厌,到最后的暗恋,时间让我日久生情。那是怎样的一个男孩子呢?虽然只是时隔三年,他的面容还是模糊成一片,像被水浸湿的旧照片,水渍渐渐泅开,面目全非。心有点酸涩,闭上
从时尚的街转到简陋的巷子,都可以看见欲望横流。成都难得一见的太阳让人们纷纷迈开脚步,恰逢周末,摩肩擦踵的行人就像一条肆无忌惮的河,看上去又像奔向沟沟叉叉,主流在瞬间分崩离析。不知为何爱上了巷子肥肠,也许是店家的那个男子声
六年级。望着窗外纯真的欢声笑语。从前的天真和幼稚在宣布六年级来临的时候灰飞烟灭。一成不变地对着书,咬着笔头想题目似乎是我们生活的意义。玩耍似乎变成了一种奢侈。六年级,一把刻刀。它将所有的天真。尽数除去。六年转瞬即逝,陪我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